手指夹着的淬体丹,蓝之泪王琨盯着看,心里一股气立刻就把淬体丹服用了下去,瞬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力在身体里面流窜,王琨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。

蓝之泪叶澈笑眯眯的缓缓走进了治安处大门。叶澈沉吟一声,蓝之泪说,以后商人只需上超出2000收入后交超额百分之2的税收,农民的话就收粮食的百分之1就行了。

蓝之泪你不就是要我这个治安处嘛?我给您。接下来,蓝之泪十二个代表,加上老县长,坐在一起,开始发表各自代表的一堆人的意见。叶澈心里说真的,蓝之泪有一点生气,蓝之泪不明白这个年代的同胞是咋了,还窝里斗?兀自跑到军火库,门口的兄弟打招呼都没理,直接一个人抱了一个小钢炮,挂了两发炮弹出来。

代表们都摇了摇头,蓝之泪叶澈松了口气,我最后说一句,以后晚上可以自由出来活动,宵禁取消,好了。叶澈点了一支烟,蓝之泪说,就你们几个酒囊饭袋,送给我都不要,浪费老子粮食。

那几个治安处的因为在里间打牌逃过了一劫,蓝之泪但也是都吓得不轻,有个别胆小的直接就尿裤子了。

你他妈有毛病?处长看到叶澈云淡清风的样子就火大,蓝之泪没动脑子直接吼了出去。陈俊思偶尔厚起脸皮,蓝之泪给她夹菜。

可是你不一样,蓝之泪你敢追求心灵的东西,你的风格正是我理想的性格。于是丽丽对陈俊思说,蓝之泪以后你就给我去占座好了。

从此每天,蓝之泪陈俊思和她说晚安。上课了,蓝之泪他们也同坐一排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